<rt id="8px9a"></rt>

  • <tt id="8px9a"><noscript id="8px9a"></noscript></tt>
  • <rp id="8px9a"></rp>
    1. <source id="8px9a"></source>
    2. <rt id="8px9a"><meter id="8px9a"></meter></rt>
        房產 健康養生 金融 汽車 攝影 教育 新聞資訊 微信熱點 法律頻道 拉呱社區 微博 數字報 專題 招聘 投稿 活動
        后疫情時代導游轉型 黃山“紅色”主播成網紅
        發布時間:2021-09-06 14:46  來源:中國青年報  

        “跟大家問一聲早上好,大家跟我問一聲早上好,讓我們的世界充滿溫暖。”清晨日出時,“黃山查理”在黃山頂上開播了,他熟練地操著開場白對著屏幕向粉絲問好。

        “黃山查理”名叫查立國,服役時多次參加抗洪搶險,1998年退役。2001年來到黃山當起導游,而后與人合伙開了旅游公司。2019年,他選擇辭職重新做導游。但突然襲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讓他的事業跌到谷底。“疫情期間,半年顆粒無收,心里很慌。”43歲的他決定轉型當一名導游主播。

        “直播行業大多都是二三十歲的小伙子、小姑娘,說實話,我有些迷茫。”雖然心里犯嘀咕,但生活壓力讓他硬著頭皮進入這個未知領域。

        2020年6月20日,在黃山著名景點迎客松旁,查立國開啟了自己的第一場直播,他什么設備也沒有,只有一部用了3年多的老式智能手機,直播只持續了半小時。1人、2人……8人,屏幕右上角顯示的直播間人數再也沒超過8。

        試水失敗,并沒有讓查立國打退堂鼓,“既然邁出了第一步,我就必須堅持,永不服輸是我們軍人的本色”。

        盡管5天后,查立國就買了用于穩定直播手機的云臺,換了一部二手蘋果手機,但直播效果還是沒有起色。有好心的粉絲告訴他——直播畫面太模糊,建議換個好手機。“我當時經濟太過拮據,一下拿不出那么多錢,只能硬扛。”查立國說,那段時間,每次直播的觀看人數都沒超過30人。

        從睜眼到閉眼,要么在直播,要么就在直播的路上,這是查立國的工作狀態。他每天會直播兩三場,每場持續3小時左右,其間得不停地重復說話,“因為每時每刻都有人進直播間,不說話就會冷場。”

        為了保證效果,查立國會提前查好直播景點的資料。比如,介紹迎客松時,他會把迎客松今生前世的故事、精神,以及一些與之有關的爭議話題全部記下,在直播中向觀眾剖析。

        除了直播外,查立國還陸續在抖音和小紅書平臺分享黃山風景、旅游路線介紹、拍攝花絮等短視頻,并配上有意境的文字。在迎客松的短視頻中,他借用了鄭板橋的名句“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在天都峰的短視頻中,他用“任他五岳歸來客,一見天都也叫奇”來形容山峰的壯麗。

        他對視頻質量要求極高,為了拍到西海大峽谷云開霧散的奇觀,他不惜冒雨步行7公里山路;他還曾連續在黃山山頂蹲守10天,每天凌晨3點起床,只為拍攝一段火燒云日出景色。

        去年9月,旅游業復蘇。幾位粉絲來黃山旅游時專門找“黃山查理”帶團,這讓查立國十分感動。“粉絲相信我,這是對我最大的鼓勵。”之后,查立國陸續帶了兩個線下旅游團,掙了幾千元,又借借湊湊,總算換了一整套全新的直播設備。

        此時,他的抖音賬號終于達到1萬粉絲,這距他開始直播已過去兩個月零15天。

        盡管突破萬粉,但在查立國看來,遠遠不夠,他更加努力,想多抓住一些直播行業的紅利。晚上11點下播,讀書看資料,12點以后睡覺,早上4點半到5點間起床,成了他雷打不動的作息安排。“如果在山頂住,為了拍星空和日出,一般都是凌晨3點起床。”

        去年12月29日,查立國終于迎來直播生涯的首個“爆點”。下午3點左右,當很多主播還在山頂賓館休息時,查立國就已經前往山頂直播霧凇,就在他從霧凇轉道去飛來石景點時,鵝毛大雪悄然飄落,直播間瞬間涌入超過5000人的流量。

        “那一刻確實有些激動。對于觀眾來說,下雪的風景少見,大家都有好奇心。”查立國坦言,為了讓觀眾能多看一會黃山雪景,他在大雪中走了4個小時,邊走邊播。回到酒店門口時,他已經成了“雪人”。

        打那以后,查立國決定探索自己的直播風格。他專門瀏覽全國各地導游的直播話術。他發現,張家界景區的一些導游主播在介紹景點時,會加入一些有意思的文化段子。他也想設計“獨家”直播語言。

        于是,軍人出身的他,除了詳細介紹景點外,也找到了自己的直播底色——紅色。他喜歡在直播介紹景點時講一些愛黨愛國、積極向上、熱愛生活的正能量話語,調動觀眾的積極性。

        當直播日出時,他會大聲說“希望直播間所有的家人們在日出的一剎那,和我一起祈福,祝福我們偉大的祖國國泰民安、繁榮昌盛、山河無恙”,然后,他會配上《我愛我的祖國》《歌唱祖國》等紅歌。

        今年,有一位醫生粉絲發來一段視頻,讓查立國開始重新思考直播的意義。“那段視頻里,一群敬老院孤寡老人拿著手機,在認真地觀看我介紹景點,這個畫面對我觸動很大,讓我覺得不能僅僅是為了生計而直播,也要肩負起社會責任。”

        查立國相信,有人愿意停留在直播間,借他的“眼睛”去了解更美的事物、更大的世界。去年9月至今,查立國就沒有停播過。他的老家位于蕪湖市靠近長江邊的一個小村里,今年春節假期,他每天都拿著手機在長江邊播風景,或是和觀眾聊天。

        去年7月,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聯合市場監管總局、國家統計局發布一批新職業名錄,“直播銷售員”等工種在列。后疫情時代,一批旅行社的導游轉型當主播,有人直播文化,有人直播風景,還有人直播賣特產。

        目前,查立國已經擁有26萬粉絲,平均每場有8萬-10萬的觀看人數。他直播了655場,累計約13萬分鐘時長。他說:“當你找到一個方向時,要永遠對自己抱有信心,努力過后,是可以重新站起來的。”

        在轉型成為主播的過程中,查立國也得到很多好友、戰友、粉絲甚至陌生游客的鼓勵。他也特別照顧新主播,只要有問題,他傾情解答。他希望看到更多導游轉型。“這一行,做直播的人增加了,行業影響力就會變強。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王海涵 實習生 汪濤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編:母雅靜
        版權聲明
              宿遷報業傳媒集團旗下媒體宿遷日報、宿遷晚報、 宿遷網所發表之文章與圖片,受《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的保護,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部分網站的侵權行為,如擅自轉載、更改消息來源以及抄襲等,宿遷報業傳媒集團及其旗下媒體已經委托有關部門收集相關證據。 本站部分資源來自網絡,如有侵犯您的版權及其他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核實情況后進行相關刪除!
        免费av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