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8px9a"></rt>

  • <tt id="8px9a"><noscript id="8px9a"></noscript></tt>
  • <rp id="8px9a"></rp>
    1. <source id="8px9a"></source>
    2. <rt id="8px9a"><meter id="8px9a"></meter></rt>
        首頁房產健康金融汽車攝影教育生活資訊商企法律社區博客微博游戲家裝數字報專題旅行招聘投稿活動
        遏制精準“收割”大學生:不良校園貸如何“剎車”
        發布時間:2021-05-11 16:50  來源:光明日報  

        在某金融平臺完成注冊后,廣州大四學生林一然順利地“獲得”了一筆錢。即便平時只用來買化妝品,花費不多且“基本能夠按時還款”。

        和其他同齡人一樣,她也可能隨時陷入不良校園貸的危機中。

        隨著互聯網金融的快速發展,市面上出現了眾多專門針對大學生群體的網上校園借貸平臺。但平臺的野蠻生長帶來的裸貸、收費混亂、暴力催收等亂象,使得校園貸被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近日,中國銀保監會、中央網信辦、教育部、公安部、中國人民銀行聯合印發了《關于進一步規范大學生互聯網消費貸款監督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以大學生互聯網消費貸款業務為重點,加強消費貸款業務監管,禁止小額貸款公司向大學生發放互聯網消費貸,遏制精準“收割”大學生。

         校園貸花樣百出,精準“收割”大學生

        2014年后,校園貸逐漸在市面上出現。隨著分期消費和提前消費逐漸被大眾所接受,校園貸平臺出現爆發式增長。

        2016年,河南牧業經濟學院一名在校大學生以多名同學名義,在校園網絡金融平臺借款數十萬元賭球,最終無力償還,跳樓自殺。

        2016年和2017年,原銀監會、教育部等部門兩次聯合發文,針對網貸機構開展的校園貸業務進行規范治理,不良校園貸現象得到了有效遏制。但受利益驅動,仍有不少機構頂風作案、違規操作。

        記者調查發現,校園貸并未消失,改頭換面以“校園白條”“分期付款”“打借條”的形式出現,并在年輕人常使用的視頻和音樂平臺、美顏相機等應用中,也有它們的身影。

        教育部財務司司長郭鵬介紹,近期,部分互聯網小額貸款機構通過和科技公司合作,以大學校園為目標,通過虛假、誘導性宣傳,發放互聯網消費貸款,誘導大學生在互聯網購物平臺上過度超前消費,導致部分大學生陷入高額貸款陷阱,產生惡劣的社會影響。

        校園貸的陷阱,為何總是針對大學生?

        中國政法大學助理教授任啟明認為有兩大原因:一是“有需求就會有市場”,部分學生在教育培訓、個人消費等方面存在需求,互聯網金融提供了便利的交易平臺;二是學生受到超前消費的影響,本身沒有收入來源,風險防范意識弱。這種互聯網化的貸款產品具有一定誘導性,大學生對其沒有抵抗力。

        隨著對市場上名目繁多的校園貸的監管升級。截至目前,花唄、借唄、京東白條等貸款平臺,因為小貸屬性,向大學生放款的渠道被堵住了。

         “超前消費”讓大學生背上“青春貸”

        有多少大學生是校園貸潛在客戶?他們貸款需求和用途是什么?

        教育咨詢機構麥可思曾對大學生消費觀進行了研究,“超前消費”是大部分大學生墜入校園貸陷阱的主要原因。麥可思的數據顯示,當計劃購買的物品超出預算較多時,68.3%的大學生會判斷家庭和個人接受程度決定是否購買,24.8%的人會直接放棄消費。6.9%的人表示不管價格多少一定想辦法購買。

        在這個6.9%的受訪者中,有近四成的大學生表示會采取超前消費的形式,采用購物平臺發起的分期付款或者貸款。

        校園貸一度火熱,也有部分原因是一些放貸機構心懷不軌。

        此前,記者曾給某校園貸客服撥打電話咨詢。客服人員告訴記者,“任何在校大學生都可申請貸款”,本科生的借貸額度為1000~50000元,具體可借金額還需提交申請后由系統根據個人還款能力判定,每個月利息為0.99%。此外,她還強調,“除逾期之外,學生不需要承擔其他風險”。

        “一些網貸平臺在宣傳時只顯示分期手續費,制造看上去很劃算的假象。但事實上,這種看似低的月度還款對應的是高年化利率,可能已經超過36%這一年化利率的監管紅線。”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副教授宮迪提醒。

        3月底,中國人民銀行發布公告稱,為維護貸款市場競爭秩序,保護金融消費者合法權益,所有貸款產品均應明示貸款年化利率。這樣透明化的要求,將有助于消費者看清風險。但是校園貸的陷阱,更為隱蔽。

        曾有媒體發現,借款人在某校園貸平臺借款1萬元,并約定一個月內還清,需要支付的利息就高達3500元。在向平臺繳納20%的押金和15%的中介費后,其借款1萬元到手時只有6500元。如果逾期,還將產生高額管理費。

        “為了規避監管和欺騙大學生,一些校園貸等平臺還會以管理費、信息審核費、手續費等繁雜的費用項目為由,從借款人的借款金額中扣除大量的費用,實際到賬的借款數額遠低于初始借款金額。”宮迪透露。

        《通知》還明確要求,小額貸款公司要加強貸款客戶身份的實質性核驗,不得將大學生設定為互聯網消費貸款的目標客戶群體,不得針對大學生群體精準營銷,不得向大學生發放互聯網消費貸款。

        如何界定借款人的學生身份?如何具體地進行“實質性”審查?目前這些細則并未出臺。任啟明認為,所謂實質性審查主要是對借貸主體身份材料的真實性進行審查,這就需要小額貸款公司掌握社會成員身份信息的數據,但是無疑這是成本很高并且存在數據安全隱患的,不過“如果和以往一樣,由借款人本人提交個人信息,則依然可能只是形式審核,實際效果仍未可知”。

        上一頁 1 2下一頁

        責編:董阿慧
        版權聲明
              宿遷報業傳媒集團旗下媒體宿遷日報、宿遷晚報、 宿遷網所發表之文章與圖片,受《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的保護,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部分網站的侵權行為,如擅自轉載、更改消息來源以及抄襲等,宿遷報業傳媒集團及其旗下媒體已經委托有關部門收集相關證據。 本站部分資源來自網絡,如有侵犯您的版權及其他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核實情況后進行相關刪除!
        免费av在线看